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蜀汉之庄稼汉 正文 第0751章 有点误会

小说:蜀汉之庄稼汉  作者:甲青  源网站:本站原创
“人不读书,则尘俗生其间,照镜则面且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
可见先辈是多么重视读书,看书吧为你分享的是甲青的蜀汉之庄稼汉的正文 第0751章 有点误会 希望你喜欢!
    “伯约啊,有些事情,说得做不得。而有些事情,做得说不得啊!”

    冯永语重心长地对着姜维说了一句。

    姜维一愣,没听明白。

    冯君侯“啧”了一声,只得再说明白一些:“虽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但违命渡河这种事情,可以由我说,由我做,甚至你,伯岐,孝兴,都可以提出来。”

    “唯不能由魏老匹夫说,也不能由他做,更别说是在大众面前。”

    一个虽然兵不过数千,但有自主之权。

    一个虽然掌兵两万,但受限于大河之东。

    两人若是如此光明正大地共谋如何违背军令,谁知道传出去会传成什么样?

    虽说诸葛老妖公正严明,但也正是因为公正严明,冯永都没把握诸葛老妖会怎么想这个事情。

    万一他抽风,真要按规矩来呢?

    就算诸葛老妖因为自己夺下金城郡和西平郡,不会事后追究。

    但诸葛老妖还能罩几年?

    谁能保证这个事情不能成为隐藏在深处的一根刺?

    只是这些话,却不能说出口。

    看着姜维似懂非懂的样子,再想起他是被自己人两头踢,最后不得不投降大汉,冯永叹了一口气。

    伯约这个政治智商,估计也就比魏老匹夫强上一些,不能再多了。

    “伯约你且去好好准备。”

    冯永不得已,低声嘱咐了他一声。

    姜维这才猛然醒悟过来。

    他感激地一抱拳,刚走到帐口,突然又转过身来:“君侯……”

    “嗯?还有何事?”

    冯永奇怪地问道。

    姜维脸上现出为难之色,“若是丞相问起……”

    “你尽管直说就是,吾无事不可对丞相言。”

    冯永一听这个话,就知道他心里的顾忌。

    反正自己这点小心思,也没指望能玩得诸葛老妖这种人。

    姜维点头,这才走了出去。

    李简得了冯永的吩咐,于是先派人给张家叔侄安排了吃食,然后再带着他们向着金城城外的渡口走去。

    一路上,只见一队队的士卒急步向东而去。

    同时不少骑马的将校在不断地催促着,仿佛是有什么急事,竟是不顾酷热的日头。

    张家叔侄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诧异。

    不是说榆中已经破了么?就连榆中守将魏平亦力战而亡。

    此时金城的东边,还能有什么事?

    莫不成……是李简骗他们的?

    李简却是当作没看到他们的疑惑,只顾催促他们前行。

    因为金城的望风而降,渡口的浮桥并没有被人毁掉。

    李简领着张家叔侄来到渡口,伸手一礼:“请。”

    河边停着一个牛皮扎成的大筏子,足以载一二十人。

    张就看向不远处的浮桥,只见那里人头攒动,再想起方才路上所见,心中不由地一动。

    他装作不经意地问了一句:“为何不走桥?”

    李简脸上尽是笑容,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张就的态度。

    “不瞒张长史,君侯已经下令,准备要拆了此桥,所以只委屈张太守与张长史坐舟过河。”

    “拆桥?”不但是张就,张华亦是忍不住地向那边看去。

    金城一失,则凉州门户大开,蜀人不趁机西进,反而是打算拆桥?

    看到两人眼中尽是怀疑之色,李简也不解释,再次伸手:“请。”

    只是一时间,也看不清那边的情况,张家叔侄只得怀着满腹的疑惑上船。

    谁知还没到河中心,只听得喧哗声突然从后方传过来。

    筏子上的人回头看去,只见原本绑得好好的浮桥,已经散开了,一些用来支撑的浮舟顺着河水向下流。

    还有一些人,正在努力地把那些散逃的浮舟拉回河边。

    他们当真是在拆桥?

    张家叔侄再次对视一眼。

    直到李简把他们送到对岸,两人依然是有些做梦的感觉。

    李简对着他们拱了拱手,转身回到筏上,重新向金城而去。

    这时,只见对岸突然冒起了黑烟。

    “他们在烧桥!”张华吃惊地说道,他再看向侄子,“这等好机会,为何蜀人不趁机过河?”

    张就看着对岸的黑烟,目光连闪:“叔父,你说,蜀兵向东边而去,会不会与此有关?”

    “你是说榆中?”

    张华说出了方才路上就有的疑惑。

    张就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东边,目光越发深幽:“未必是榆中。若是榆中未下,蜀人不会在金城呆了这么久才去支援。”

    “不是榆中,那是哪里?”

    张华一时转不过弯来。

    张就看看周围,全是自家的亲信,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叔父莫不成忘了关中?”

    “关中?”

    张华听了这话,猛地惊醒过来,不由自主地向着东边看去。

    “对,关中。去年时,大魏一时不备,这才被蜀人得了先机。”

    “如今已过一年有余,魏国丁口精兵胜蜀国十倍,又岂会不设法夺陇右?”

    张就越想越有可能,“蜀人以数万兵力攻伐榆中金城,动静又岂会不被关中所知?”

    “故蜀人这般匆忙回师东边,说不定是魏国觉察到了陇右的动静,所以在关中有了什么举动。”

    张华听了,觉得有些道理,可是又问了句:“有把握否?”

    张就听了,有些无奈。

    自己这位叔父,胆略是有的,就是心思有些转不过弯来。

    “如今凉州与关中断绝,我们得到的关中消息,少说也是大半年前。”

    “去年冬日,魏军平安定郡,破月氏城,就足以说明曹大将军之心。”

    说到这里,张就指了指东边,又指了指对岸。

    “蜀国国小民弱,举数万精兵攻伐榆中金城,汉中与陇右的兵力还能剩多少兵力?”

    “且蜀兵在大胜之余,不趁机进军河西,反是匆忙回师,作出烧桥之举,不正是防备河西?”

    “故在小侄想来,极有可能是蜀人东面战事吃紧,逼得他们不得不放弃这等大好良机。”

    张华一听,一拍大腿:“此言有理!”

    张就张了张嘴,想说这只是他的猜测,但当他看到对岸的滚滚浓烟,却是又别有一番心思。

    如今凉州定然是人心浮动,既然蜀人不渡河西,那还不如用关中魏军攻伐陇右的消息来安抚凉州士吏。

    反正凉州与关中消息断绝,各种各样的谣言皆有之,即便是多出这一条,亦是无妨。

    张家叔侄站在河边,确定浮桥已经烧了一半,蜀人确实无心过河,这才向着最近的枝阳城行去。

    虽然没有马匹代步,但这个时代的读书人都喜欢用拳脚跟别人讲道理。

    再加上枝阳城离这里也不算太远,所以步行过去,毫无问题。

    凉州的城池,要么像榆中这种郡治,要么像金城这种锁钥之地,亦或者像武威郡姑臧长久以来的大城,否则都是普遍矮小。

    就如枝阳城的城墙,不但矮小,而且还显得残破。

    原因也很简单:百余年的凉州之乱。

    修了坏,坏了修,最后连人都没几个了,谁还有心情去修城池?

    也就是近来的这些年较为安定一些,所以城墙勉勉强强修补了一点。

    城门附近,有些地方泥墙的颜色比别的地方较为新鲜一些,可以看出是后来补上去的。

    只是待人走近了仔细看,其实城墙很多地方已经完全像一道黄土的荒岗,上头长了不少野草。

    城门紧闭,城头上也是空荡荡的,连个守城的士卒都看不到。

    张家的亲信走到城门前,大喊了一声:“城内有人吗?”

    城头静悄悄的。

    亲信连喊了几遍,城头这才战战兢兢地探出半个脑袋,脑袋的后头,隐隐约约还露出白旗的一角,“汝等何人?”

    “金城郡守张使君在此,还不速开城门!”

    “张使君?”

    上头的听到这话,这才敢把脑袋全部伸出来,睁大了眼,看向城下的十余人。

    “蜀虏猖獗,流寇四起,为枝阳百姓计,某不得不小心,敢问如何证明?”

    张华迈步走出来,举着印绶:“金城太守印绶在此。”

    城头上的人看清了张华,“唉哟”一声,脑袋一下子就缩了回去。

    不一会儿,几个老弱把城门吱呀吱呀地推开了。

    里头小跑出一个官吏,对着张华连连拱手,“枝阳县长陈吕见过使君。下官一时走了眼,没能认出使君,恕罪恕罪!”

    张华看着城门的几个老弱残兵,空荡荡的城内,不禁问道:“桂阳城如何残破至此?”

    明明几个月前自己去金城上任,经过枝阳时,这里虽算不上繁华,但好歹也有些人口。

    陈吕一听到张华问起这个,脸上就现出哭丧之色:“回使君,跑了,都跑了啊!”

    “前几日,从金城那边逃过来的人说,榆中与金城皆没于蜀虏之手,就连使君亦……”

    他说到这里,猛地醒悟过来,顿时住了口。

    然后又转了话题:“城中士吏得闻,皆各自逃散去了,城中唯有老弱。”

    陈吕偷偷地看了一眼张华,见他脸色难看,口气便变得激愤起来。

    “下官曾劝同僚,言既食大魏禄米,当为大魏尽节,哪知无人愿意听,下官唯有自守城门而已。”

    说到这里,他抹了抹眼睛,“如今下官看到使君平安无事,想来定是那些贪生之辈所传流言,其心当诛,当诛啊!”

    枝阳县县长越说,张华的脸就越是难看。

    看到叔父拉不下脸来,最后还是张就站出来。

    “陈县长,榆中金城确是为蜀虏所占,那些人说的,并没有错。”

    “什么?!金城当真失了?”

    陈吕的声音都变尖了,他退后两步,眼睛不由自主地看向后头。

    脸上的神色忽青忽白,变幻不定,煞是精彩。

    “那……那汉军……”

    想到某种可能性,陈吕都变得结巴起来。

    “放心,蜀虏并没有跟过来。”

    张就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

    金城失守,蜀虏不过河西?

    然后太守和长史还安然无恙?

    陈吕的目光开始闪烁起来。

    “听闻此次汉军声势浩大,且金城一失,则河西空虚,为何他们不过河?”

    换作平日,下边的县长县令谁敢这般质问他们?

    只是现在自己失了金城,又是被蜀人放回来的,底气不足。

    于是张华只得故作不耐地说道:“还能如何?自是关中那边的曹大将军出兵了,所以金城的蜀虏已经回师了。”

    陈吕一听,脸上的所有表情顿时凝固,好一会这才不敢置信地问道:“使君此言,可是真的?”

    张就刚想阻止,张华就已经快人快语地说出来:“骗你作甚!”

    “不信你可去河边瞧瞧,那里的桥都已经蜀人给烧了,就是为了防止河西与关中相呼应。”

    陈吕狂喜:“太好了!”

    河西与朝廷隔绝消息一年有余,如今骤然得知,只见陈吕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没有焦距,视线涣散。

    脸上的神色似哭非哭,呆愣不动,一时间竟是痴了。

    张华看到他这副模样,心里嗟叹不已:这位陈县长,竟是如此忠心!

    甚至还有些羞愧。

    当下对着陈吕行了一礼,“陈县长,金城之失,罪在我等,此行我等正是要去姑臧,向徐刺史请罪。不知能否在城内吃些吃食?”

    陈吕连忙让开,“小人岂敢受张长史之礼?城内凋敝,吃食粗陋,只要张使君与张长史不弃就好。”

    张华与张就虽说是去向刺史请罪,但刺史一日不定其罪,他们就仍是金城郡的最高长官。

    他们吃食毕,又亲自出面安抚了仍留在城里的百姓才离去。

    陈吕直等到天黑,看到金城方向连个逃亡流民都没有,更别说是什么蜀军。

    他这才放下心来。

    想起枝阳城唯有自己坚守城池,这尽忠守职一事,想必定然是会传到徐刺史的耳里。

    若是关中曹大将军当真领兵复陇右,河西能与关中相通,那就更好了。

    说不得还能得朝廷嘉奖。

    想到这里,陈吕心中按捺不住,派人去把藏在山中的一部分家眷接回来,然后与小妾谈了一夜与前程有关的剧本。

    因为夜里睡眠不足,陈县长天亮后仍在呼呼沉睡。

    然后就有下人“砰砰砰”地大力敲门:“主君,主君,不好啦!”

    陈吕被吵醒后,刚想要翻身,顿时“哎呦”一声,然后往自己的老腰摸去。

    只觉得腰间酸痛酸痛的,感觉被掏空了一般。

    小妾连忙起身帮他穿衣服。

    过了好一会,陈吕这才脸色青黄,脚步虚浮地推开门,怒斥道:“何事如此大呼小叫?”

    “主君,外头,外头……”下人结结巴巴地说了一句,“蜀军!蜀军来了!”

    蜀军?

    什么蜀军?

    太守和长史明明说了蜀军不会来的……

    陈县长扶着腰,正想走两步,也不知是被吓得还是腿软,竟是一个踉跄。

    “狗东西,眼瞎了吗?”

    陈县长怒骂一声。

    下人连忙上前扶住他。

    陈县长让人扶着走到前院,还没等他下令让人开门,只见大门就吱呀吱呀地晃了两下,“轰”地一声倒下了。

    “谁是陈吕?”

    冲进来的汉军大喝一声。

    陈吕的身子缩了缩,只是他身上的衣着实在是显眼,汉军的将校已经盯上了他。

    “小……小人,正,正是陈吕。”

    “你就是枝阳县县长?”

    领头的汉军将校上下打量了一下陈吕,问道。

    陈吕身子有些哆嗦,也不知是虚的还是吓的:“小……小人正是。”

    “哗啦”!

    从大门到前院,汉军排成直直的两列。

    一个年青将军从大门外头走了进来,走到陈吕面前:“陈县长?”

    “是,正是。”

    年青将军点点头:“我是大汉护羌校尉,冯永。”

    陈吕脸色大变,失声道:“小文……原来是文将军。”

    “我姓冯。”

    冯永定定地盯着他。

    “是,是,小人见过冯将军。”

    也就是这么一会,陈吕额头上已经开始流汗。

    “我在城外等了好久,也没见有人开城门,还以为陈县长不在呢。”

    “没,没,不,不是。”陈吕抹了抹汗,“小人听说文将军不会过来,所以一时没有准备。”

    想起早就准备好放在城头的白旗,陈吕心里懊悔万分。

    “我姓冯。”

    “啊,是,冯将军。”

    “是谁告诉你我不会过来?”

    “张太守和张长史。”

    冯永听了,微微一笑。

    看到陈吕那副懊悔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冯永问了一句:“陈县长何以如此?”

    “小人,小人没事,就是想说句话。”

    “何话?”

    “张家叔侄,彼其娘之!”

    “甚好!”

    与此同时,张华与张主刚刚安抚好允街县士吏,正准备离开,前往令居。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看书吧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蜀汉之庄稼汉,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蜀汉之庄稼汉 本站原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新书推荐: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极品上门婿 龙婿归来 缘藏 我能后悔一万次 满级技能 宠婚蜜爱:宁先生,宁太太又有了 金牌合约人 巨神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