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流浪之城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皇上要出宫了

小说:流浪之城  作者:天府酒客  源网站:本站原创
“人不读书,则尘俗生其间,照镜则面且可憎,对人则语言无味.”
可见先辈是多么重视读书,看书吧为你分享的是天府酒客的流浪之城的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皇上要出宫了 希望你喜欢!
    卫队头天出门,大墟民众第二天一大早就扛着“惩治腐败”的标语走上街头,矛头直指户部尚书和工部尚书,恳请皇帝立刻罢免这两位官员。

    将这两个人作为针对目标,是沙尘和地下势力反复权衡的结果。这次集会要展示出爱皇帝爱大墟的情怀,否则把末世皇吓到了,他会继续当乌龟。最好的由头是惩治贪腐,群众容易响应,末始皇也很乐意充盈“国库”。户部尚书和工部尚书长期把控油水衙门,捞钱又狠,人缘也不咋地。他俩遭殃,估计大多数同僚都乐见其成。

    户部和工部的两货差点吓尿了,有实锤啊!在大墟的十几年,他们可真没少贪。两人的家财不说富可敌“国”,也相差无几了。只要上面有心查,一查一个准。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去“皇上”那里自辩,甚至考虑捐出大部分家财。可门还没出,就被一群衙役捕头拿着[电击]枪和手枪堵回去了。

    “刑部尚书”春风板着脸,他的“女秘书”嘘嘘的脸比冰霜更寒冷。

    “你做的好事!你哪里也别去了,跟我去刑部吃牢饭吧。”

    户部尚书正要怒斥这位同僚,一名捕快举起[电击]枪扣动了扳机。户部尚书像得了羊癫疯,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户部尚书的几名警卫要拔枪,也被撂翻了。衙役捕快都是地下势力的人假扮的,下手丝毫不含糊。

    到工部尚书家堵门的是“掌卫事大臣”文兰,这位负责皇上安全的大佬更没费什么事,连话都懒得说,直接让人把工部尚书一家子十几口人绑了。

    控制了两位官僚后,两人并没有向皇上去汇报,而是派人去街上维持秩序。

    游行的人群在大墟的街上转了一大圈,最后来到皇宫前的广场上,吼了十分钟口号后,静坐示威。

    这些群众都是被地下势力“忽悠”来的。群众哪里知道当官的贪了多少,他们只知道大墟的苛捐杂税一年比一年多,日子要过不下去了。所以当证据摆在他们面前时,怨气变成了怒气。一呼百应,大墟九成的居民都响应号召,加入了示威游行的行列。

    示威的目标不是自己,文官们也乐得看个热闹。虽然大家没有一个是清白的,但和户部、工部两位尚书一比,人人都觉得自己是个清官。当然,大墟最大的贪官还是总理大臣。但总理大臣现在在安慰示威的群众,他们也不好去添乱。

    这会儿,丽妃王蓓蓓正搂着末始皇左松武的胳膊,苦口婆心地劝他罢免两位尚书,并出面平息民愤。

    王蓓蓓为了能在游行的时候“陪伴”在皇上的身边,从昨晚开始,她就使出了浑身解数。末始皇都觉得,有了丽妃,其他后妃都味如嚼蜡。直到小皇上再也站不起来了,末始皇才停止了对丽妃的征伐。

    早上的时候,末始皇睡得正香甜,被“总理大臣”的电话吵醒了。他眨了半天眼睛,才闹明白了户部和工部两位因为贪赃枉法激起了民愤,这会儿整个大墟的人都在示威呢。“总理大臣”还给皇上发了许多报表和影像,是两个尚书贪赃的证据。

    末始皇虽然安于享乐,但报表还是看得懂的。当即怒了,这两货居然比他还有钱。

    王蓓蓓火上浇油,一惊一乍地说:

    “啊呀,这么多钱,我们都能再盖两座皇宫了。”

    “啊呀,这么多珠宝首饰,够姐妹们用几辈子了。”

    “啊呀,他们的伙食比皇宫开得还好。”

    ……

    王蓓蓓每啊呀一声,末始皇头上的火苗就旺一分。但惜命的末始皇还是不打算亲自出面,七年前的刺杀事件恍如发生在昨日。他想让总理大臣平息此事,但蓓蓓不干了,这种赢民心出风头的好事怎么能让给总理大臣呢?不能啊,这是皇上的专属荣耀。

    王蓓蓓绞尽脑汁,列举了皇上亲自平民怨的种种好处,归结起来就三点:第一,铲除了两大蛀虫,杀鸡儆猴,还大墟一个清明。第二,查抄了这两家的家产,抵得上国库三年的收入。最重要的一点,皇上会赢得万民的爱戴。

    王蓓蓓说:“皇上啊,您想想,总理大臣摆平了这件事,他的声望就会噌噌噌……”

    王蓓蓓目光逐渐上移:“噌噌噌……”

    末始皇目光跟着上移。

    王蓓蓓目光继续上移,仰头看向十多米高的天花板:“噌噌噌……”

    末始皇也看向天花板。

    王蓓蓓头已经没法再抬了,于是她说:“噌……都窜到天上去了。一个臣子的声望要是盖过皇上您……”

    “咦……”王蓓蓓夸张地打了一个哆嗦,“想想都可怕。”

    末始皇陷入沉思,爱妃说得太有道理了。

    王蓓蓓趁热打铁,她拍着高耸的胸脯说:“皇上,臣妾陪您去,有危险,臣妾站在您身前,有欢呼,臣妾站在您身后。”

    末始皇看着爱妃胸前仍在激荡的波浪,再看看那双清澈的电眼明眸,脑子开始抽抽。他抬手在眼角抹了一下,自己的这个爱妃,说话虽然有点土,但真的很感人啊。

    “好,朕去。”说完,末始皇向里间的盥洗室走去。

    “皇上。”王蓓蓓向另一个方向指了指,想说悬浮梯在外边,但没敢说。她惴惴不安地跟了上去。

    末始皇手掌按在盥洗室的镜墙上,镜墙滑开了,里面居然也是一部悬浮梯。王蓓蓓想想跟进去,被末始皇用眼神止住了。看着轿厢门闭合,王蓓蓓心里着急,但脸上还得挂着笑。

    她在心里大骂怂蛋、草包的时候,轿厢门又缓缓打开了。末始皇向她招了招手。她像小鸟一样欢快地飞了进去。

    末始皇的手掌在光板上按了一下,说去九楼。悬浮梯缓缓上升。

    王蓓蓓的脑子里就像装了一只跑圈的仓鼠,转得贼快。她这会儿最担心的就是末始皇跑到金字塔顶的房间里喊话,或者九楼有个大型的全息影像投影仪,能投射到广场上。那样她这些天付出的努力全白费了。

    王蓓蓓不是没想过给末始皇喂瓶奶,简单粗暴又不失温情。但进入皇宫要过两道安检,一道人工,一道人工智能,身上的每一寸缝隙都不会放过。别说冰冻枪小奶瓶,就连一张纸片都夹带不进来。

    在王蓓蓓寻思各种可能的时候,九楼到了。

    九楼就像个大实验室,里面有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的设备,王蓓蓓一样也不认识。王蓓蓓是继末始皇以及不知所踪的设计师和建筑打印师之后,第四个踏足九楼的人。她像个单纯的好奇宝宝,对着一台台机器不停地啊呀:

    “啊呀,这个麻花圈是做什么用的啊?”

    “啊呀,这里有好大一坨屎,为啥是白色,不涂成黄色?”

    “啊呀,这玩意就像一群蛇在那啥,好恶心。”

    ……

    末始皇咳了一声:“爱妃,肃静。”

    王蓓蓓噘着嘴,找张椅子乖乖地坐了下来。

    末始皇打开一幕光屏,手指笨拙地在上面指指点点。王蓓蓓心想完了,这货真的要隔空喊话了。爱岗敬业的蓓蓓开始寻思皇上亲身接见群众的好处和隔空喊话的弊端。她还没想好大道理,那边末始皇已经完事了。

    “爱妃,我们走吧。”

    王蓓蓓乖觉地跟在皇上身后,脸上不忘挂上浅柔的微笑。心里却想着完蛋了,这次任务的五百积分要泡汤了。

    她现在还差四百个积分,就能升级她专属训练室的通关奖励。据说升级后,系统会在实境里增加一个美貌的外星男人。因此,王蓓蓓对这次任务特别看重。外星男人啊,听说过,没玩过,王蓓蓓的心在流血。

    王蓓蓓心事重重地跟着末始皇回到了寝宫,听到末始皇让她伺候更衣。王蓓蓓疑惑地望着末始皇。

    末始皇说:“不更衣,难道穿睡袍去接见民众?”

    王蓓蓓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心欢快地跳起来,但肢体却是优雅的。她慢条斯理地为末始皇换装,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我们刚才上去做什么?”

    末始皇没隐瞒,他说:“那是一台气候调节器,可以增强朕引天雷的威力。”

    王蓓蓓心里开骂了,你这怂货草包,你是要去接见民众啊,还是杀民众啊。嘴里却柔柔地说:

    “皇上考虑地周全,任何时候,皇上的安全都是第一位的。”

    换完装,金灿灿的末始皇给总理大臣打了个电话,让大臣们在楼下候着。

    末始皇又磨蹭了一会儿,才招来了自己的龙辇。龙辇差点把王蓓蓓的眼睛晃瞎,前面是六匹黄金机器马,辇身是黄金打造的,上面还镶嵌了大颗大颗的宝石,就连车帘,也是金丝编织的。

    王蓓蓓跟着骚包的皇上进了骚包的龙辇。骚包的机器马迈着整齐的步子,哒哒地向门外走去。龙辇还没靠近悬浮梯,就停了下来。东宫西宫两位正副班长带着十一个女同学等在悬浮梯门口,皇上的荣耀时刻,后妃们不想让丽妃一个人专美。末始皇掀开轿帘,淡淡地说:

    “你们回去吧,有丽妃一个陪着就行了。”

    末始皇的话,后妃们不敢违逆。她们带着些许失落,让出一条道,跪在两边,口呼臣妾恭送皇上。

    龙辇到一楼的时候,九个太监和几十个宫女跪在悬浮梯两边声嘶力竭地大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蓓蓓心里一喜,她的生物镜显示匹配成功。她的老大商士隐就在太监群里,她立刻给他发了信息。她告诉老大,末始皇寝宫的盥洗室里有独立悬浮梯通往九楼,那里的天气调节器可以成倍地放大末始皇的异能。同时还给商士隐发去了末始皇的掌纹和虹膜。生物镜通讯距离虽然很短,但成像效果绝对杠杠的。

    大厅里,总理大臣带着内阁成员恭候着,山呼万岁之后,簇拥着龙辇向皇宫外走去。

    皇宫之外,原本只有薄云的天空,此时却是乌云压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看书吧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流浪之城,流浪之城最新章节,流浪之城 本站原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新书推荐:横店大神养成系统 极品上门婿 龙婿归来 缘藏 我能后悔一万次 满级技能 宠婚蜜爱:宁先生,宁太太又有了 金牌合约人 巨神计划